八十八章 驚人的大方(1/2)

高遠風這次叫停所為的人,倒是沒讓皇甫纓尷尬,是韓鳳秋。

韓鳳秋這是第二次出麵救援自己,若把高家堡那次也算上,已經三次了。不管他出於何種目的,這個情,高遠風得認。

高遠風恭敬地朝韓鳳秋行了一禮,道了謝,然後請求韓鳳秋跟他一起登上城樓。

登上城樓的目的,是讓皇甫繼趕緊指揮士兵和私軍,儘快維護好秩序。因為自己的緣故而造成百姓死傷,高遠風覺得自己需要做點什麼。

請韓鳳秋一起,那是為了威懾。高遠風自己也是超人了,自然感知到祥媽出手時有多少超人的神識掃過來。士卒和私軍能控製普通人,卻奈何不了這些眼高於頂的超人,所以他需要借借韓鳳秋這身虎皮。

韓鳳秋意外地沒有跟以往一樣冷對高遠風,臉上露出一絲真切的笑容,跟高遠風攜手上城,似乎將高遠風放在了一個平等的地位。

高遠風當然為此而疑惑,四次相見,韓鳳秋的態度一次好過一次。他不會無聊地去追問理由,彆人對他好,他自會回之以善、以誠。仙盟雖說跟葉老祥媽有仇,但韓鳳秋本人並未親手殺過葉家人。再說,此時的仙盟,跟以前的仙盟,已然有了差異。自己也有一個仙盟的身份呢。

高遠風的舉動,讓皇甫纓大是讚賞。搶先一步躍上城樓,大聲說出自己的身份,指揮士兵救死扶傷,安定民心。皇甫繼反而沒上城,而是跑出城外,去集合皇甫私軍,清查死傷。

城內,楊衍指揮皇甫家的儀仗隊,跟城衛們一起遵照皇甫纓的指示,迅速行動。

一場動亂,就這樣快速安定下來。

高遠風跟韓鳳秋站在一起,竊竊私語。他還不會神識傳音,也不想在韓鳳秋麵前顯示功力,所以就湊近了低聲說話,“司舵大人,您不是跟巡使大人在一起嗎,怎麼到這裡來了?”

韓鳳秋體諒高遠風,也不傳音,“後楚大人忙得腳不沾地,哪有時間長留九星地域。我分管九星仙舵,也就不好一直跟在他身邊侍候。到這裡來,是聽說這裡即將舉辦仙書拍賣會。”

高遠風一震,明白過來,“祥媽說這城頭上超人不下十位,難道都是為仙書拍賣會而來?”他將這事疏忽了,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有這麼多超人聚集一起。名不見經傳的自己抵達都城而已,何德何能招致這麼超人的關注。原來都是為了仙書。

韓鳳秋點點頭,“沒錯。”

高遠風試探著問,“仙書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嗎?畢竟是仙書誒,拿到手上會讀嗎?若是讀不明白,那有何益?”

韓鳳秋輕笑,“你不會讀,不等於他人不會讀。用以刺殺你的那兩個小東西看到沒有,仙雷。雖不是真正的仙雷,隻是仿造的,但它的威力,超人武者也不敢硬撼。你知道從哪裡來的嗎?就是有人根據仙書仿製而來。”

“哇哦。”高遠風是真的被震住了,不是被仙書震住了,是被仙雷震住了,被仿製仙雷的人震住了。自己手上的仙書,都讓莎拉辨認(掃描)過,確認都是一些用於玩耍性質的物件,當不成攻擊或防守的仙器,所以不堪大用。

高遠風震驚的是有人能讀仙書,且根據仙書製造出了仿仙雷,“司舵大人,製造仿仙雷,應該是仙盟吧?”他覺得除了仙盟,其他人應該沒那個能力。

韓鳳秋搖搖頭,“不是仙盟。因為仙規,仙盟雖有少量仙雷等仙器,但對仙書反而最為陌生。以前禁止彆人接觸,自己當然得以身作則不是。曾經繳獲過不少,但都上交給天外飛仙了。

天外飛仙走了以後,再有所獲,仙盟也得不到,而是被各教子弟私自拿回了本教。於是,巡使乾脆不聞不問,等於默許了民間可以接觸和擁有仙書。

其實,民間早有人私藏。這仙雷,不經過千百次嘗試,是做不出來的。”

高遠風歎道,“這仙雷對超人武者未必有大用,但對常規武者卻是殺手鐧。誰能製造此物,或誰若大量采購此

(本章未完,請翻頁)

物,那常規戰爭還有得打嗎?豈不是所向披靡,再是堅城厚壘,也擋不住它幾次轟炸吧。”

韓鳳秋笑了,“沒你說的那麼簡單。此物製作不易,價值連城。彆說數量多不起來,也沒誰有那個財力。”

“哦。”高遠風鬆了口氣,“這還差不多。對了,韓大人是準備參加競拍不成?”他要弄清楚,韓鳳秋是準備憑身份巧取豪奪,還是準備花錢買。

“嗯。”韓鳳秋道:“我錢不多,也不知能不能買下來。”高遠風不知道的是,仙盟的威望大不如前。巡使都默許了,韓鳳秋已無權直接強行沒收彆人價值連城的仙書。

高遠風,“您讀得懂?”

韓鳳秋,“讀不懂。買下來是為了獻給後楚大人。”再多的,就不好跟高遠風說了。仙盟的未來已是很迷茫,韓鳳秋也得為自己謀後路。雖然後楚對他說了仙書沒多大用處,但那是站在巡使大人的高度看問題。再說,沒多大用不等於完全沒有,有總比沒有好,不然也不會有仿仙雷現世。

高遠風沉吟了一下,“等會我請韓大人小酌一杯。”

韓鳳秋,“你今天剛到,先跟家人團聚吧。以後有機會,我們再聚。”

“不,就得今天。”高遠風忽然一把拉住韓鳳秋的手,低聲道:“另有要事,必須得今天就辦。”高遠風是斤斤計較於恩仇的人,韓鳳秋的恩,必須報。此時正有一個機會,就是韓鳳秋需要仙書,而仙書在他手裡無用。拍賣嘛,高遠風本來就不準備都拿出來。拿出來多了,反而未必比拿出來少賣的錢多。物以稀為貴的道理,誰都知道。

韓鳳秋不知高遠風搞什麼鬼,“那好,隻要你不嫌我打擾了你一家團聚就好。對了,你什麼時候成了南平侯的孫子啦?”

高遠風聽得好笑,“您這話問的,嗬嗬,出生就是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