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組織的考驗(求訂閱啊)(1/2)

幾乎同時,無名佛經在周逸腦海中升起。

仿佛一團密密麻麻的金光,普照世間滄海桑田。

驀然間,周逸心中生出一絲明悟,對於這部日夜喧念的佛經理解又更深一層。

他正想著,仿若回應一般,那個已然寫成的“度”字,釋放出密密麻麻的光華,從楚夫人後背的鬼膚中散發而出。

每一縷光華,都如烈陽之炎,灼灼火熱,熏炙夜色。

“啊!”

楚夫人猛然抬頭,麵孔猙獰扭曲,發出痛苦的尖嘯。

頃刻間,她眼眶中盈滿淚珠。

又在頃刻後,被這至陽至烈的白光蒸發殆儘。

而她的鬼魂之體同樣岌岌可危,已然寸寸消融,轉眼即便灰飛煙滅。

“不……聖僧饒命!聖僧恕罪!聖僧不要啊!”

楚夫人在地上翻身打滾,劇烈抖動,匍匐著爬向周逸的僧履,心裡充滿了迷茫與悔恨。

我……不過是想求道護身符而已。

為何竟會演變成了……自己殺自己?

天哪,地哪,幽冥哪!

這都是什麼鬼啊!

我好恨!好恨啊!

恨恨恨恨……

無窮的怨念,翻騰而升,化作一縷縷骷髏狀的黑煙,轉眼卻在白光中消融殆儘。

“恨啊……”

楚夫人念出最後一個“恨”字,眼底的戾氣逐漸化散。

繼而,她的鬼魂之軀,也被白光焚滅消融,湮滅於小院夜色中。

鴉雀無聲。

陳池麵色蒼白。

耗頭身軀微微顫抖。

其餘的牛頭鬼卒們,更是腿腳發軟,麵無鬼色,紛紛匍匐跪地,叩拜向那位年輕俊美卻冷麵無情的光頭大大王。

或是祈求活命,或是表明衷心,哄哄鬨鬨,鬼話連篇。

周逸神色泰然。

無名佛經的宗旨在於度。

可這麼一個度字,卻並非所有的妖魔鬼怪都能承受。

飛天僵屍崔鶯兒在自己那一斬下,涅槃重生。

既因為她心存善念,也因其兄長崔護,與佛有緣。

她方能有此造化。

空山姥母座下的賣茶九女鬼,她們卻在自己的“超度一掌”下灰飛煙滅。

實則因其作惡多端,禍害世人,無法度之。

而這位自己送上門來的鬼縣主楚夫人。

她的命運造化又將如何?

是否與佛門有緣,承受住小僧的那一個度字呢?

周逸輕輕叩擊著指尖,在小院四周升騰的滾滾陰氣與鬼哭怪泣聲中,微閉雙目,默然等待。

也不知過了多久。

一抹瑩白的光華,從月中飄落,灑降城南小院。

隨著那名身披白紗,玉背,清麗優雅的女子從光華中顯現。

眾鬼怪無不瞋目結舌,也不再鬼哭狼嚎,一個個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盯著那名背後隱現華光的女子。

這個女人,分明就是咱們的文和縣陰間之主,楚夫人啊。

可總感覺,哪裡有些不一樣……對,是氣質。

一個陰森古怪,淒楚冷漠。

一個從容優雅,端莊肅穆。

雖然依舊是太陰鬼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