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討賞被阻繁花似錦(1/2)

雖然初一當天,花蕎就知道呼延錦打了勝仗,可還是等到大年初三的傍晚,才有他和張樾帶軍回到京城的消息。

宮門特意為他倆而開,皇上連夜在大殿接見了他們。

“呼延將軍、張將軍,此次天壽山大捷意義重大,你們是最大的功臣。朕要對你們重重有賞!”

“啟稟皇上,呼延正有討賞之意”呼延錦在路上就想好了,開口就請皇上賜婚,皇上一定不好意思拒絕。

“唉!你急什麼?難道朕會虧待你?今天是初三,等到正月十六返朝,朕會大賞,你和張樾就是頭兩位。到時百官同樂,豈不快哉?”

皇上開口阻止,呼延錦隻好作罷,他將這幾天的情況向皇上做了細致描述。

朱瞻基一直觀察著呼延錦的表情,見他坦坦蕩蕩,又不像一副搞陰謀的樣子。反正,要不了多久,是人是妖,一看便知。

朱瞻基露出了皇帝式的笑容。

張樾倒是發現,皇上身邊少了個從不缺席的人,今天是王振站在那個位置上。

出了大殿,仙草早就等在殿外,她行了個禮道:“大人,太皇太後得知你們班師回朝,特意來請您到壽安宮一見。”

張樾轉臉像呼延錦笑道:

“咱倆一塊去的,就一起到壽安宮請安吧?”

“恭敬不如從命。”

兩人跟著仙草,從西路向後宮走去。

“你發現了嗎?今天殿上少了個人。平時雕像一樣杵著不起眼,少了立刻就能感覺出來。”

“你是說蕭炎?他和蕭忠左右護法,少了一邊,當然感覺不對稱。”

“哎,你說皇上為何阻止你討賞?”

“你的意思是,蕭炎沒來,和我討賞的內容有關?”

“你真是太機智了!我說有關麼?有什麼關?”

兩人嘴唇皮都沒怎麼動,話倒講了一大堆。迎麵走來一隊巡邏的金吾衛,帶隊的正是他們的老相識井源。

金吾衛停下來,微微低頭行禮,給他們讓行。原以為是擦身而過,不曾想井源微笑著說了聲:“過年好!”

“過年好,過年好!”

兩人趕緊也笑著回了他,轉臉莫名其妙的對視一眼:

“要不要給紅包?”

仙草笑道:“一會太皇太後有紅包,你們拜年可要嘴甜一點。”

仙草姐姐說了有紅包,卻沒說太皇太後那裡還有長公主。這真讓呼延錦比得了十個紅包還要開心。

“長公主聽說你們連夜進宮,便說你們新年裡打了勝仗,是大喜事,要給你們倆一人一份禮物。哀家是沒有禮物,給你們一人封兩錠金元寶作數。”

太皇太後真是高興,最小的這個弟弟終於正兒八經有軍功了,她在去寺廟修行之前,還能見到這一天,簡直就是父親在天之靈保佑。

她早就決定把她名下所有的財產,都留給這個小弟弟。今天就要交給他。

花蕎見到一身戎裝的呼延錦,比平時穿著文官朝服,不知俊了多少倍。久彆重逢,她差點高興得昏了頭,就要往他懷裡鑽。

呼延錦滿眼的溫柔,隻化作三個字:“過年好!”

“我有禮物給你們。”花蕎微微有些臉紅,畢竟太皇太後還在。

燦兒雙手遞給他們一個紙袋,呼延錦是軟的,張樾是硬的。

“回去才能看。”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太皇太後起身笑道:“弟弟跟我到內殿來一下,咱們姐弟有兩句體己話,仙草去把盒子拿進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