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隻能當個禽獸了。”(1/2)

很快的,天便完全黑了下來。

若是在王都的話,這個時候,各種各樣的建築物裡就會打開魔法燈,大街的路邊也會有魔法燈開始運作,讓整個都市都變得燈火通明,沒有一絲昏暗感。

但捷裡特利不是繁華的王都,家家戶戶用的都還是一般的油燈,路邊亦不會奢侈的用魔法燈來進行照亮,那樣單單是每年替換魔水晶給魔法燈提供魔力維持作用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所以這裡的夜晚是很昏暗,若非有騎士團在巡邏,人們大概都不敢上街吧?

這讓希恩有種回到了拉彌吉翁的感覺。

因為,拉彌吉翁的夜晚也像這般,黑暗,寂寥。

從這方麵來看,王都的確不愧是被稱為世界的中心一般的存在,家家戶戶都能用得起魔法燈,並毫不吝嗇的夜夜都將其打開,可見王都的人有多富有。

而在其它的都市裡,除了那些作為領地的首都,有領主駐紮的城市以外,其餘的城市大概都像這樣,不會在路邊安置魔法燈,讓夜晚的都市充滿光亮吧?

這個時候,大概也隻有一些做夜場生意的店家裡會有魔法燈的燈光照出來,吸引顧客們上門了。

希恩一行則是在太陽上山之前順利的找到了一家旅館,成功入住。

當然,找到旅館的是菈夏,不是希恩和艾依。

這個女仆就在希恩和艾依打鬨期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一陣子,等到希恩和艾依鬨夠了,準備找地方住下來的時候,這個女仆便悄然回來,並告訴希恩,旅館已經找到。

那或許是捷裡特利內最好的旅館了吧?

畢竟,這個旅館有能夠讓被馴化的魔物居住的騎獸舍,一般旅館又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地方呢?

拜此所賜,尤琳在希恩給它注入了滿滿一大波魔力以後也舒舒服服的住進了那個騎獸舍裡,倒不需要擔心得露宿街頭了。

希恩、艾依和菈夏三人則開了一間最好的房間,房間是專門提供給貴族居住的樣子,不僅頗為豪華,且是套房的樣式,內部有好幾間臥室,堪比前世的豪華總統套房。

隻是,這樣的地方,住一夜所需的消費也是能嚇死人的。

一般旅館的話,住一夜大概也就幾枚銀幣,這裡卻足足需要十枚金幣,都比得上一般人家幾年的開銷了。

若是換做之前,希恩肯定沒辦法這麼揮霍。

但現在,希恩底氣很足。

為什麼?

“因為我家坐騎並不是那種吃隻會吃飯,對飼主沒有半點幫助的寵物。”

以前就說過了,龍的身上到處都是寶。

不說龍牙和龍爪,就是龍血都能用來製作最高等級的魔法藥。

王都甚至有魔法藥的工房曾經約談希恩,希望能夠從希恩這裡得到幾滴龍淚,並開價一百金幣。

概因為,龍淚也是製作幾種高級的魔法藥的素材,以前他們都隻能用飛龍的眼淚將就,導致魔法藥的品質不算太高,這次好不容易出現了真正的龍,他們自然想收購到這種稀有素材了。

除此之外,還有好幾家王都出名的魔法武器、魔法道具工房約談過希恩,希望能夠得到諸如龍鱗乃至是龍涎之類的素材。

這些就全部都是用來製作高級的魔法武器和魔法道具的素材,是很多工房都求而不得的貴重物品。

從那天以後,希恩就意識到了,自己家養的不僅僅是一頭能扛能打的龍,還是一棵要命的搖錢樹。

在希恩終於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艾依還曾經鄙視過他。

“現在才察覺到?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把這寶貝放養到彆的地方!”

艾依就告訴希恩,在尤琳被安置在王都北區的騎獸舍裡的時候,曾有一些不開眼的人打算從其身上扒幾片鱗片下來,發家致富。

最後,那些人全都被尤琳一口龍息徹底蒸發,一度鬨出了不小的動靜。

要不是安置尤琳的命令是洛茜下的,王都的人根本不敢怠慢,甚至害怕洛茜怪罪他們沒有照看好尤琳,因而把事情都給壓下去了,這出了人命的事,最後肯定會驚動希恩。

“好吧,這的確是我欠缺考慮了。”

希恩多少為此反省過。

也是因為這樣,希恩才想找有騎獸舍的旅館入住,不想讓尤琳露宿街頭。

菈夏就完美的考慮到了這一點,並無聲無息的解決了這個問題,不得不說,一如既往的碉堡。

綜上所述,以前是個窮逼的希恩就因為尤琳的關係,突然暴富。

在王都的時候,希恩便因為販賣了一些龍鱗、龍淚、龍涎和龍血的關係,獲得了不少收入,加上成為子爵以後領的供奉減去孛茲圖特家各方麵的開銷及用來支付女仆、傭人的酬勞以後,同樣還剩下不少,希恩現在已經不缺錢了。

“真的缺錢的時候再去找洛茜也行。”

希恩是這麼想的,完全沒有自己這番行為是在吃軟飯的自覺。

反正那個得天獨厚的公主殿下除了男人以外,什麼都不缺,又何必客氣呢?

嗯,現在就連男人都不缺了。

雖然嚴格來說也就隻有一個,但有這一個難道還不行?

至少,希恩是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滿足那個公主殿下的需求的,甚至讓她跪地求饒。(滑稽)

就這樣,希恩三人便住進了旅館。

然後,菈夏用了三分鐘的時間,把這旅館的房間給打掃得亮晶晶的,一塵不染。

然後,艾依又連澡都不洗,直接進入臥室裡,門一關,開始呼呼大睡。

再然後嗯,希恩寂寞了。

洗澡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缺一個蒂耶兒。

睡覺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缺一個洛茜。

習慣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讓希恩在沒有了這些美好的消遣以後,突然覺得怎麼躺都不舒服,怎麼睡都不自在,甚至有種想頹廢下去的鹹魚感。

“我這難道是離不開女人了?”

希恩有些懷疑起人生來。

原來一個人睡的時候這麼難受,自己之前的二十年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