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強行血脈論(1/2)

“爺爺,難道就這麼看著他坐上家主的位置?今天他要是當上了家主,那咱們可就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穀嘉樂在穀學峰的耳邊輕聲說道。

言語之中的焦慮畢露無疑!

穀學峰也目露遲疑,隻是他遠比他的孫子更加了解鷹十劍的為人,睚眥欲裂,不擇手段!

今天龍展拜祭穀家先祖,繼承家主之位的事情若是被他破壞了,鷹十劍必定饒不了他。

可是如果今天他要不站出來的話,那等龍展徹底穩定了穀家家主的位置。

那他恐怕再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所以在穀嘉樂的催促之下,穀學峰終究是咬了咬牙,硬生生的站出來叫停了。

“慢著!”穀學峰上前一步,朗聲喝道。

這下子瞬間吸引了整個祠堂中的穀家人。

一道道目光都投到了穀學峰的身上。

鷹十劍那頗具冷意的眼眸在穀學峰的身上劃過:“鷹總管,我還有一個疑問。”

“說。”鷹十劍聲音冰冷。

“既然你說他是穀家主脈子嗣,那你應該知道我穀家子弟的血脈有所不同吧?”

穀學峰硬著頭皮說道。

鷹十劍聞言沉吟片刻。

“有所耳聞。”

鷹十劍不屑於說謊。

對於穀家子弟血脈的神異之處,他有所耳聞,但是卻從未親眼見過。

見到鷹十劍承認了,穀學峰心中微微一喜:“既然鷹總管聽說過,那就好辦了!”

“我穀家子弟的血脈不同於常人,在人世間極為罕見,傳聞我穀家人的血脈有震懾飛禽之神效,若是他的血液能夠令飛禽都為之所鎮,那我今後再無二話,族中號令以新任家主為尊,心甘情願為之前驅!”

穀學峰的話讓周圍的穀家人聽完之後連連點頭。

沒錯,的確有傳聞說,穀家子弟的血脈中蘊含著特殊的東西,和正常的普通人有所不同。

穀家子弟的血脈能令猛禽伏首稱尊,頗為神異。

隻不過這隻是傳說罷了,並未有人親眼見過。

而且穀家先輩中也不乏有人好奇親自放血試驗。

但是卻根本激不起猛禽,不哪怕是家禽的絲毫反應。

所以這一則傳說一直都隻是傳說罷了,被人當做神話故事聽。

誰人不喜歡美化先祖,從而抬高自己?

穀家恐怕也不外如是。

所以穀學峰提出的這個試驗條件,本身就是不成立的,因為這是建立在‘神話基礎’上的一個條件。

鷹十劍自然也知道這根本就是一個陷阱。

但他能夠拒絕嗎?

不,不能夠,如果他拒絕了,這說明他心虛了。

龍展這個‘穀家大爺嫡長子’的身份並不坐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