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噩夢(1/2)

躺在一望無際的鮮花叢中,英俊帥氣的丈夫尼基塔正用他那堅實的臂膀摟著自己。甜蜜、溫馨包圍著自己……維拉內爾依偎在丈夫懷裡,那熟悉的體味,是幸福的味道。從來沒有哪對政治婚姻可以如此幸福,而維拉內爾與尼基塔的婚姻卻是這百裡挑一的幸運。

丈夫尼基塔不僅帥氣英俊,而且對感情專一,一心一意對自己。在外麵一個情婦都沒有。很難想象,這是貴族男人的作風。但是尼基塔便是這樣的人。不僅如此,他還秉承了其父親的智慧和魄力,做事乾脆利落,是維拉內爾真正喜歡的人。

藍天白雲下,維拉內爾就這樣幸福的依偎在丈夫懷裡。然而,他身旁丈夫的麵容卻在慢慢變化,扭曲著。鮮血從丈夫尼基塔的眼窩裡流下,染紅了維拉內爾漂亮的花衣裳。幸福的氣息漸漸被鮮血的氣息所取代。

恐懼驅散了幸福的暖意,爬上了維拉內爾的心頭。

“怎麼回事?我親愛的丈夫,你怎麼了?”

維拉內爾焦急詢問著,但是得不到任何回應。隻有丈夫那張不斷扭曲的臉孔。他的眼睛熔化了,隻剩下兩個空洞的眼窩,眼裡燃燒著詭異的鬼火,一對畸形的犄角從他前額長出,他那薄薄的嘴唇裡長出了惡魔般的尖牙……

驟然間,丈夫起身,一把推開了身邊的新娘。維拉內爾驚恐萬分,她想尖叫,卻仿佛被人掐住咽喉,一點聲音都發不出。終於,她用儘全力,發出了一聲慘叫。卻也驚醒了夢中的自己。

是的,這不過是一個夢而已。一個噩夢……同樣是噩夢的,還有現實……

我被帕維爾玷汙了……維拉內爾反複提醒著自己……

那個悲慘的夜晚,那場惡心的晚宴。同樣惡心的,還有帕維爾那張肥厚的臉。

該如何接受這樣的事實?維拉內爾至今無法釋懷,不敢接受現實。如今,丈夫尼基塔還不知道,但是紙包不住火,他遲早會知道的。到時候,自己該如何麵對他?自己會失去他嗎?

會的……一定會的……尼基塔那麼愛……那麼深的愛……可是自己卻被玷汙了……維拉內爾甚至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懷孕?懷上沙皇帕維爾的種嗎?該死的,這樣的人是如何當上沙皇的?他配坐沙皇的位置麼?恨意在維拉內爾內心深處湧起。是他,是他毀了自己,毀了一切!

丹尼斯,你怎麼會和這樣一個人渣在一起?難道你真的隻是為了權勢嗎?維拉內爾在心裡反問著。但是得不到任何回答。唯一的回答就是殘酷的現實……

門外,響起了父親的腳步聲。

“我可憐的女兒。”

父親關懷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疲憊。一縷滄桑寫在他臉上,而今額頭上又多了幾道皺紋。

“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算了!”

父親安德烈憤恨說到。他的眉間積壓著怨恨和不滿。女兒對他來說不是工具,不是自己往上爬的權力籌碼。儘管不少貴族是如此,但是安德烈不是,對於他來說,女兒就是女兒,是他傾注了愛的人。

“父親,求你,彆再宣揚了。這並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維拉內爾情緒瀕臨崩潰,用帶著哭腔的聲音懇求著。如今,她隻想逃避,隻想逃避這可怕的現實。假裝那美滿的生活仍將持續。

“那就讓那個混蛋繼續這樣逍遙下去嗎?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不能讓自己的女兒成為他發泄**的奴隸!”

關上門,安德烈像一頭野獸般怒吼著。他拽緊拳頭,恨不得將帕維爾這個偽君子撕成碎片。

“不管怎樣,你不能去找他!他會將你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他會針對你的!父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