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所謂的真相(1/2)

我們浪漫點好不好?

怎麼浪漫點?

我慢點,你浪點。

——莽渣內秀。

“你瞅啥?!”

“瞅你咋地?!”

可能韓為當初追到周蕊還有個原因就是,兩人都是東北人。

周蕊是哈市的,韓為是牡單江的。

所以共同語言很多。

離開陳楓房間自然要去周蕊的。

進屋之後周蕊眼睛看著韓為,就這麼看著。韓為一直皺眉思索著此刻的事到底怎麼解決。

反正話是說出去了,但具體怎麼做肯定要從長計議。這事還是有點複雜和麻煩。

他願意相信陳楓不是主謀,因為沒找她之前他也感覺到這事根本不是一個人或者一家公司能做到的。

肯定不少家一起聯合拉踩才可以達到的效果。結果還沒有解決的頭緒就發現周蕊一直這麼盯著他看。

韓為東北爺們怕這個?

直接就來這麼一句。

“你瞅啥!”

但周蕊看著文靜,實際上也是。然而畢竟東北女孩嘛。隻是在南方生活久了,打男人的天性退化了。

可嘴上是不服的。

“瞅你咋地!!”

周蕊倔強看著他。

“哎呀我?”

韓為笑了,周蕊也忍著笑:“怕瞅嗎?心虛啊?”

韓為指著自己:“我心虛?”

周蕊看著韓為:“我進去的時候楓姐急忙穿短褲,為什麼?”

韓為詢問:“你不妨換個角度來看,我居然什麼都沒脫,你說神不神奇?”

周蕊點頭:“所以我現在是問你不是直接認定,你最好老實說。”

韓為嗤笑:“我怕你不信。”

周蕊開口:“隻要合情合理,我都信。”

韓為思索:“我沒脫,但是她急忙穿短褲。這個合情合理的解釋就是……”

韓為看著周蕊語氣誠懇:“她痔瘡犯了,想上藥自己夠不著,就找我幫忙你覺得合不合理?”

“去你的!!”

周蕊直接撲過去砸他,大長腿壓著他不許動。

韓為不耐直接掀開:“你算我什麼人在這質問我?!”

周蕊美腿踹他一腳:“你混蛋你!!你剛離開柔姐那裡大老遠來苝京,路過我的門都不進直接找楓姐然後就那樣?!”

韓為皺眉:“我和你說了離她遠點!!我很認真!”

“呸!”

周蕊嗤笑:“是啊。我離她遠點,方便你離她近點是吧?”

韓為看著她,招招手:“來。”

周蕊踢了一下哼了一聲。

韓為示意:“過來。”

周蕊不情願過去,韓為攬著她:“你知道最近我們領證了那個綜藝的風波嗎?”

周蕊一頓:“知道。不過我一直關注,也沒發現影響你吧?”

韓為開口:“沒影響?蘇靈韻你知道吧?”

周蕊不解:“提她乾什麼?”

韓為看著她:“你怎麼都沒告訴我?”

周蕊茫然:“你前女友……要我告訴你?”

韓為無奈:“我不是失憶了嘛?”

周蕊撇嘴:“那都分手很久了。”

看著韓為:“她也不在綜藝裡。”

韓為輕歎:“是啊。原本擬定女嘉賓有她一個,因為我節目組把她踢走了。”

周蕊一愣,平靜開口:“那也沒什麼吧。”

“不對。”

韓為皺眉:“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看著周蕊:“現在所有風波都是陳楓搞出來你知道嗎?”

“楓姐?!”

周蕊驚訝。

韓為不耐:“楓個毛線姐楓姐?!你還叫得挺親的。”

指著周蕊:“我最後警告你離她遠點,不然給你賣了你都不知道,就你這智商我嚴重懷疑你到時候還給人家數錢呢。”

周蕊嘀咕開口:“楓姐挺照顧我的。還給我角色……”

“我特麼……”

韓為氣笑了:“她給你角色?還照顧你?所以跟我沒關係?”

周蕊忍著笑,攬著他脖頸;“你和我計較這些?”

湊到他耳邊:“是你欠我的。”

韓為歎息抱著她,輕輕拍著背:“是。我欠你的。所以我不想你再受到什麼傷害。和她保持距離……”

周蕊猶豫:“她為什麼這樣?”

恍然想起:“林妃嵐。是不是因為她搶了楓姐影後?”

韓為看著周蕊:“啥好事都一家的?地球圍你轉?什麼叫搶?那以後她想要的東西得不到就要毀掉?誰得到她就報複誰?!”

突然起身:“嗎的我越來越懷疑是她找人捅我!”

“你坐下吧。”

周蕊拉著他,手腳並用纏住不讓他又去鬨。

看著韓為:“不可能是楓姐。你自己也感受得到……”

“也是。”

韓為知道自己是說氣話,更知道自己為什麼忌憚她:“她哪是吃虧的人?輪不到人家傷害她,她早就先把人耍得團團轉。如果是她找人捅我估計我早涼透了。還給我還魂的機會?”

“你彆這麼說……”

周蕊靠在韓為肩膀,目光出神:“我挺羨慕甚至有點崇拜楓姐。很多我想做卻做不到的事她都可以輕而易舉。我說的不是能力,是境界。”

韓為麵無表情:“你是說捅我的事你想做卻做不到?”

“嗬。”

周蕊笑著欽了他臉頰一下,輕聲開口:“我啊。就認命了。你是我的債主,這輩子遇到你我真的……”

韓為搖頭:“都是我欠你,欠你們。”

周蕊皺眉看著韓為:“蘇靈韻自找的。再說林妃嵐和你有什麼關係?楓姐這麼做對你影響也不大。我看了新聞,或許還是好事,讓林妃嵐有點汙點你配她才有可能。不然的話她那麼完美,坦白說我都有點忌憚。娛樂圈哪有這麼毫無黑點的人?在她麵前都感覺無所遁形。”

韓為冷笑:“自己心虛比不過就要弄死彆人?!”

周蕊捶他:“你最該怕她。自己一身的汙點小心在她身邊被她萬丈光芒曬化了!”

“狗屁!!”

韓為看著周蕊:“男人敢做就敢當。怕彆人說怕彆人比?那你做那些事的時候好壞後果不都是自己承受?和彆人有什麼關係?”

“哎呀好了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